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八十章 原来如此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试晚继续。我个、人呆呆的向福泽堂的方向老着,网私圳就像是一场梦,一场真实的梦,我不知道杜非玉去了哪儿,同时,我也不知道我接下来该如何走。

    我嘴里叼着烟,吐出来的烟雾混合着哈气,夜已经很深了,前方依旧一片灰暗,我不知道那个所谓的黄帽子是谁,我也不清楚他到底有什么目的,现在的我只希望杜非玉能够平平安安的,不要做出什么傻事。想到了这里我又苦笑了一下。它不做傻事才怪,生前就是一个做傻事的人。

    不得不说,这正是副不双至祸不单行。这两天的我似乎依然是人生低谷,自打我醒了过来以后,接二连三的祸端压的我喘不过起来短短的几天,人世间的风云变幻尽收我心。我感觉到了这虚伪的现实,命运的枷锁每个人都无法逃避。

    还不如不醒呢,我自嘲了一下。然后继续走下去,忽然感觉,我真的太累了,我该怎么办?怎么才可以阻止石决明,可是即使我阻止了石决明又能有什么用?

    逃跑的女鬼就是杜非玉,眼见着和白无常的约定之期马上就要到来。可是难道到时候要我把杜非玉交给它么?我能么?

    他大爷的,也不知道为何,知道了杜非玉就是那个女鬼之后,我心中的那股酸楚竟然变淡了耸多,这可能也是事情实在是太多,由不得我继续颓废下去了吧,集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快的想出个办法来,可是这个办法哪儿那么容易想啊。

    我又苦笑了一下,真他大爷的冷。走一步说一步吧,别问这一步有多远,但愿天可怜见,不要再让任何人受到伤害了。

    我抬头望着这天,今天是十六。月亮却似乎比十五还要圆,我紧了紧衣服,然后把双手插到兜里,便低着头继续的走去。

    一个多小时后,我回到了福泽堂,可能今晚也注定是个不平静的夜晚吧,福泽堂在马路对面,但是我却在这边站住了。

    因为我看见了福泽堂的门口似乎正做着一个人,身着白色的羽绒服。抱着膝盖做着,一动不动,我望着这个人顿时有些惊呆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这双眼睛自打从地府回来以后冥途就一直打开着,用不用符都是一个样子,所以在夜晚之中;我能看清很多的东西,包括那个人。

    望着那个人,我忽然心中又是一酸,那分明是刘雨迪!

    这小丫头幕干什么?她在等我么?我心中充满了疑虑,但是这疑虑马上就被担心所代替。要知道现在的天气多冷啊,我不知道她已经在这里坐了多长时间,但是这样下去一定会被冻坏的!

    想到了这里,我便快的跑了过去,可能是听到了我的脚步声,刘雨迫抬起了头,水汪汪的大眼睛确是通红通红,我看着刘雨迪这般某样。虽然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的心中竟莫名的伤痛,我终于弄明白了自己,我是真的喜欢她。

    算算我这次一走就是一年多,刘雨迫看上去瘦了,以前有些婴儿肥的小脸已经可以看见了棱角,寒风之中她就坐在我的面前,雪白的肌肤被寒风挂上了一丝红润,她抬起头望着我,眼中满是柔情,还有一丝酸先

    她见已经消失了一年多的我再次出现,有些愣住了,然后泪水便再也止不住,夺眶而出,然后她马上站起了身扑进了我的怀中,我只感觉到怀中一暖,一股幽香入鼻。同时心中也就跟着一震,半边脸苦笑了起来,这真的是个不平静的夜晚,前后不到两个小时,我就拥抱了两个女人,一个以前的爱人,一个现在的爱人。

    只不过我将杜非玉揽入怀中,是那样的冰冷,而抱着刘雨迪的时候。确感觉到一片温暖,一直到今天,我偶然想起这件事的时候,还会心生喘嘘,可能这也间接的说明了我此后的命运吧。

    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小丫头会找到这里,但是此时拥她入怀,那股对她的思念之情也涌现了出来,以至于我并没有问她为何到此,我轻轻的对她说道:“傻丫头,这么长时间没见,你怎么自己找来了啊?。

    而刘雨迪却并没有回答我,她就这样在我的怀里哭着,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一年的时间里。她的头长长了,人也似乎显的稳重起来,只见她哭够了,然后抬起头望着我,并没有问我去哪儿了,而是对我说道:小非非,我现在才来,对不起。对不起。”

    我望着怀里的丫头,很显然,他已经把那份温暖传染给了我。于是我便对她说道:“啥对不起啊,先进屋再说吧,外面冷。”

    于是我便打开了福泽堂的们,我和她走了进屋,我把外套脱掉以后。转身见到刘雨迫心事重重的坐在了桌子前,望着我,还是那副欲言又止阅读最新董节...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