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20 终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田苗说的两个名字,第一个出身豪门,在13岁的时候,就对另一个富豪之子一见钟情,成年后,快速的从一个豪门嫁入了另外一个豪门,被誉为港九第一名媛。

    她丈夫亲口承认,刚结婚的时候,这位名媛,连过马路都不会。

    第二个,则是公认的豪门佳媳,夫家砸了十亿举办婚礼,婚后,更是生一个孩子就奖励一亿港币。

    《传奇》中婚礼的情节,其实就是参照了这位豪门儿媳的真实经历。

    仔细想一想,《传奇》里主角田野身上,还真是满满的都是这两个人的影子。

    秦重导演遗憾地看了田苗一眼,这个是罕见的镜像类演员啊,也可以称之为空,本身什么都没有,但是无论把什么角色塞进去,都会和角色变得一模一样。

    这样演绎出来的角色,逼真鲜活,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没有演员自己的灵魂。

    这个缺点,也是致命的缺点。

    打个比方,拍摄一个人物传记类的纪实影片,如果让田苗来扮演这个角色,她可能会演成角色原形

    但是,电影毕竟是在真实生活的基础上的创作再加工,用短短的两个小时浓缩了一个人的一生,剧情必然跌宕起伏,那么角色本身的性格也必然要更加的棱角分明,情绪也更激烈,才会让电影变得精彩起来。

    ……

    诸多思绪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最后,全都化作了口中的一声叹息,秦重导演温和的道:“你先在旁边休息一下,简晗,你上!”

    简晗轻轻点了头,却没有马上开始她的表演,喊来化妆师,补了一下妆,又拉着方清翰低声交代了两句,方清翰从善如流的应了下来,两个人分别走向了舞台两端。

    独自站在舞台的另外一端,方清翰透过层层薄纱,看向了那个看上去依然有些单薄的身影,心情莫名复杂,有一种自己带的崽子终于翅膀硬了的感觉。

    就在这时,口袋里的手机一阵震动,方清翰眉头皱起,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关城?

    他直接按下了接通键,同时对舞台边的场务打了一个手势,示意对方提醒导演先不要开拍。

    “你正在和晗晗一起,参加试镜?”

    对面的关城没有半点寒暄,直接进入主题,方清翰毫不意外,对方不仅知道今天试镜,还知道试镜的进度。

    他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关城低低的笑了起来:“我希望,一会儿试镜,你可以扮演你自己。”

    “毕竟,伏羲也是女娲的哥哥,不是吗?”

    方清翰沉默片刻,声音低沉的开了口:“给我一个理由。”

    ……

    挂断了电话,方清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却依然心绪难平,到底没忍住,低声咒骂了一句:“这个疯子!”

    他知道,自己就够不正常的了,这家货比他还要不正常!

    那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他朝着场务点了点头,很快,舞台的另外一端传来了,秦重导演的一声开始。

    舞台下方,年轻女演员们再顾不得形象,蜂拥的挤在了一起——

    刚刚看了田苗出色到了极点的表演,结果就在所有人都被她惊艳到了的时候,剧情大反转,这竟然是简晗第一次试镜时,演绎出来的女娲形象!

    饿滴神啊!

    那现在,不就等于是简晗pk自己了!

    这也太TMD的刺激了。

    她们难掩兴奋地向着舞台上方看去——

    简晗却转过了身,背对着镜头,也背对着台下的观众们。

    年轻的女演员们:“……”

    好像学到了点什么。

    层层薄纱轻松飞舞,方清翰无声无息的从洞府外走了进来,一直走到了简晗身侧,刚刚停住脚步,简晗便仿佛后面长了眼睛一般,轻声道:“你来了,兄长。”

    说着,她缓缓的转过了身。

    摄影机终于拍到了她的正面,舞台下的年轻女演员们,也终于看到了她的脸——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面前的少女眼圈泛红,看到兄长,勉强扯了扯唇角,但是任何人都看得出来,她正处于伤心之中。

    方清翰愣了下,眉头皱起,下意识的问道:“怎——”

    他的声音嘎然而止,因为面前的少女,已经缓缓的低下了头,而顺着她的视线,很自然的就落在了她的手上:那是一个头和身体分离了的泥偶,她一只手拿着头,另外一只手拿着身体,纤细的手指努力的想把他们拼合在一起,却始终无法成功。

    她的指尖因为用力过度而泛着白,手指微微颤抖,不知道拼了多久。

    观众席和舞台旁的导演们睁圆了眼睛,所有人都在心里不约而同地说了两个字:我操!

    这个断了脑袋的可怜小家伙,不就是田苗刚刚折断的那个吗?!

    这也忒会利用道具了!

    简晗抬起头,看向了方清翰:“罗织死了,哥哥——”

    她的手在人偶身上轻轻摩挲:“我还记得,为他捏造身体的时候,他说,我要一个大一点的眼睛,这样才能看清你的脸,我还要一个高高的鼻梁,能够嗅到你身上的香气,我还要两条长腿,这样才能从远方把鲜花带回来给你,我的母神——”

    随着她的述说,她手里的泥偶,突然就像是活了过来,众人自然而然的,脑海中就浮现了一个阳光爽朗的青年男子的形象。

    “他再也回不来了,我再也听不到他叫我母神,也收不到他为我带回来的,还沾着露水的鲜花了——”说到这里,她终于忍不住,眼泪簌簌的掉了下来。

    默默的抚摸着手中泥偶的她,低首垂泪无声哭泣,明明没有半点声音,却让人觉得伤心至极——

    你爱的那个人,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方清翰呆立许久,眼神专注的看着面前的妹妹,手抬起,又慢慢收回,最后,千言万语只在舌尖化成了一个名字:“娲女——”

    简晗终于抬起了头,两行清泪缓缓流下,声音沙哑的质问道:“为什么!”

    “妖族和巫族久僵不下,为了帮助母族,我精心造了新族——”

    “我为他们捏出灵巧双手,让他们既可以拿农具,也可以握弓箭。”

    “我为他们捏出矫健双腿,即使没有坐骑,也可以日奔千里。”

    “他们耳聪目明,头脑聪颖,尚未诞生,就已经知道称呼我为母神。”

    “我还为他们捏出了漂亮的容颜,男女皆俊美如神祉——”

    “可是为什么!”简晗的声音猛的拨高,“巫族以他们为奴,妖族更是把他们当成了血食!”

    她握着泥偶的手指渐渐收紧,视线也从方清翰脸上,落到了身前的地面上,一脸木然,声音也低了下去,“大兄,你知道他们是如何说的吗?”

    她突然怪笑出声,扬起了手里的泥偶:“娲女造出来的这些小人儿,不但好吃,还很好看咧!这么赏心悦目,吃的时候,心情真是极好!”

    “呵呵——”

    突,突然就觉得好冷——

    舞台下方的年轻女演员们下意识的靠到了一起,真是想不到,简晗的演技,竟然精湛如斯。

    她前一刻还伤心的让人同情不已,下一秒,就让人止不住地战栗——就像是一个失去了孩子的母亲,伤心欲绝后陷入了彻底的疯狂,她的指甲,她的牙齿,全是她最锋利的武器,她要把每一个伤害了他的孩子的敌人都撕成碎片。

    方清翰皱起眉头,猛地开口冷喝:“娲女!”

    这一声厉喊如同当头棒喝,年轻女娲那有些癫狂的笑声嘎然而止。

    半晌,她把手里碎成两半的泥偶,慢慢地放到了桌上,她又慢慢地走到了茶桌前,慢慢地坐了下去。

    她低首看着面前的茶碗,放在罗裙上的双手一点点收紧,在罗裙两边,生生抓出了两个漩涡。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低低的声音,从无到有的传来:“……大兄,为什么,我的母族,要如此欺压我的子族?”

    她没有注意到,问出这句话以后,方清翰英俊的脸上,神情复杂到了极点!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温言相劝:“娲,你是圣人,不该为这些小事所困扰。”

    “你看,你的孩子们,不是又给你送了许多鲜花过来吗?”

    说着,他的手朝外一指,就好像真的有许多人,行色匆匆的赶来,他们面带疲惫,却不知不觉地露出了笑容,一身尘土,手里小心翼翼地捧着花束却还带着露水。

    女娲也顺着他的视线向外看去,原本有些厉色的脸,神情缓和了许多。

    方清翰又道:“娲,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吗?”

    他目光柔和的看着面前的女孩,时光似乎回到了10年前,他的神情,温柔而缠绻。

    简晗目光放的悠远,脸上也一点点的浮现了温柔之色:“记得,那个时候,我还是一条小蛇,精力却比别人旺盛许多,总是在大家睡着了后,偷偷地溜出蛇谷,东游西逛,到处寻找新奇有趣的事物。”

    方清翰会心一笑,他的涵涵小时候,确实是一个闲不下来的小姑娘。

    他柔声道:“所以你才成了圣人。”

    所以,你才轻松拿下了影后,因为你背后的付出,是别人的百倍,千倍!

    简晗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的敛了起来,圣人?圣人又如何?还不是一样,护不住,自己的子族。

    半晌,她的俏脸渐渐变的坚定,目光之中,仿佛有千钧之重,向着方清翰压了过去,大气凛然的开口道:“圣人圣人,圣虽在人前,人才是根本!”

    “我决定了!”轰然间,似有滚滚雷霆作响,响应圣人之誓:“新族,就以人为名!”

    “不是巫族口中的牲族,也不是妖族口中的畜族!”

    舞台下的年轻女演员们,一个个看得如痴如醉,恍惚间,竟然真的有一种成了神话的旁观者的感觉。

    原来,人族的名字,是这么定下来的啊!

    简晗猛的站起,纤手握住了盆中柳条,扬手就是一鞭,“身体不及巫族,道法不如妖族,那么,就只有用数量来取胜了!”

    “我要这天,也低下头来,我要这地,也俯首称臣!”

    “我要人族,成为天地主角!”

    她每说一句,就扬起一鞭,说到最后,所有人眼前似乎都出现了恢弘壮阔的一幕——在巫妖二族面前无比羸弱的人族,渐渐汇聚成了洪流,巫妖二族,在这洪流面前同螳臂挡车,被一冲而垮。

    末了,她一扔手中鞭子,大步走到方清翰面前,目光炯炯的盯着他:“还请兄长助我!”

    “圣人无法下场,否则天地必乱!”

    “还请兄长替我开悟,让他们有食可裏腹,有屋可抗寒冬。”

    说着,她就要一揖到底,刚刚举起抱拳的双手,就被方清翰牢牢的握住了,他扯了扯唇角:“你我兄妹之间,何须如此?!”

    他深深地看着简晗,仿佛许下诺言一样开了口:“哥哥永远都是站在你这一边的。”

    简晗大喜:“好好,那我就替人族,谢谢哥哥了!”

    她饱含喜悦的看向了一桌泥偶,目光渐渐坚定——圣人决心已下,重新洗牌的时候,来了!

    安静片刻,没有任何动静响起,简晗慢慢的转过了头,狐疑地看向了一旁坐着的秦重导演,试探着开口:“卡?”

    秦重导演如梦初醒,一叠声的回应:“卡!卡卡卡卡卡!”

    这,这真是太棒了!

    这并不是他心里的女娲,却又分明就是女娲本人!那个跨越了时间长河,又跨越了神话和现实之间的屏障,来到了众人面前的女神!

    这一版的女娲一出,立刻就把所有版本的女娲全都比了下去。

    之前的几个女娲,无论怎么演,都难免带了一股小家子气,说来说去,也无非是巫妖之争,圣人的小心眼。

    而刚刚试镜完成的简晗新版女娲,却是如此的蓬勃大气——天地主角!以量取胜!

    看到这个女娲,再想到女娲补天,瞬间就觉得念头通达自然无比。

    秦重导演也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怪不得老是觉得前面几个女娲都有点不对劲儿呢!

    她们演的好是好,可一和后面的剧情接轨,就别扭起来。

    要知道,在整个关于女娲的神话传说中,她以身补天,才是这个角色的高光时刻!

    秦重导演毫不犹豫地当场宣布:“女娲,是你的了。”

    简晗大喜过望,眼圈一下又红了起来,连声对着一拥而上,来恭喜她的年轻女演员们道着谢。

    方清翰站在不远处,安静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当他的视线落在了简晗身上,他的双眼中却流露出了浓烈的感情,不舍,伤感,以及,释然!

    秦重导演忍不住问道:“你之前的那一版,其实已经很好了,为什么要全部推翻呢?”

    在看到最新版本的女娲之前,秦重导演,是真的认为,那一版即是巅峰。

    簇拥着她的年轻女演员们,一下安静下来,导演们也下意识地看向了她。

    简晗也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又很快挺起胸堂,坦然道:“我之前在美国呆了一年左右,深刻的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无论我走的多远,我的心始终在华国,我就像是一个风筝,风筝线的另外一头始终牢牢的拴在这片土地上。”

    “于是我明白了,母族是一个人的魂,就像是妖族之于女娲。”

    “然后我又想,那人族,对于女娲来说,又是什么呢。”

    “她创造了他们,给了他们的生命,女娲,就是人族之魂!也是当时人族,唯一的守护神。”

    “所以女娲为了妖族造出人族,对抗巫族;又因为人族,而和妖族反目。”

    方清翰情不自禁的鼓起了掌,他的女孩,终于优秀到了让所有人为之侧目的地步。

    方清翰的掌声,就像是星星之火一样,迅速地燎了原,现场的工作人员和演员们,以及导演们,同时鼓起了掌。

    这热闹又持续了半天,才一点点散去,中间田苗还特意的跑来问了简晗:“导演说我只会模仿,我自己太空了怎么办?”

    简晗就笑了起来:“你学一个人教魔方,学两个人只能说相似,学上十个人,只有一点像了。”

    “如果你学100个人呢——”

    田苗恍然大悟,连一旁听着的导演们也不禁纷纷侧目——为啥有一种饭碗,要被抢了的感觉呢?

    待到众人三三两两地离开,简晗面前终于再无粉丝,早已经做了决定的方清翰慢慢地走了过去,简晗到脸上绽放了满满的笑容迎接他:“清翰哥哥,你也是来恭喜我的吗?”

    看着她灿烂的笑脸,方清翰一时间竟有些心痛,他并没有配合着笑出来,面色严肃的看着简晗,交代道:“你得走了。”

    简晗愣了下,她还以为清翰哥哥在跟她开玩笑,笑着反问道:“走?去哪里啊?”

    方清翰轻叹一声,却也知道,无论画有多么难说出后,拖延的时间越长,对彼此的伤害就越大,他快刀斩乱麻的开了口:“这些天,和你通话的,只是你关城表哥让人设计出来的一个虚拟形象,并不是雷奥哈徳本人——”

    简晗半张着嘴,她耳朵接收到了方清翰的话,脑子却完全无法理解。

    方清翰继续道:“而雷奥哈徳,被我们国家列入了黑名单,他无法进入华国,也永远打不通你的电话。”

    “甚至你在国外结交的其他朋友,也完全无法联系到你。”

    简晗呆呆的看着他,傻乎乎的开了口:“可是我早上还发了一条推特呢,刚才我看到雷奥,奥利维亚,波特导演,他们都给我留言点赞了呢?”

    方清翰斩钉截铁的回答她:“都是假的!”

    顿了下,他满脸担心的看着简晗:“如果你再不回去,我怕雷奥哈徳他——”

    简晗浑身一震,如坠冰窖,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她对于雷奥哈徳,有多么的重要了!

    她完全不敢想象,这些天,雷奥哈徳是如何度过的,更加不敢想象,如果她再不回去,雷奥哈徳,会变成什么样子!

    对,回去!

    简晗扭头就向外冲去,跑了两步,又猛地回头,差点和追她而来的方清翰撞个满怀,方清翰扶稳了险些跌倒的她,担心的问道:“怎么又回来了?”

    简晗越过他的肩膀,视线在片场里不断寻找,口中快速的回答着:“这一次我不想再做逃兵了。”

    找到了!

    她收回视线,正色的看着方清翰:“我是个战士!”

    话罢,她大步地朝着秦重导演走去,转眼,她就到了秦重导演身前。

    任何一个导演,对于自己亲自挑选的,格外满意的女主角,都是非常宽容的,看到简晗,秦重导演和颜悦色地问道:“小简啊,有什么事吗?如果是问正式开机,那大概是一周以后。”

    简晗心里涌上了一阵难过,她要再一次遗弃这个令人尊敬的老先生了。

    她抽了抽鼻子,努力的让自己抬起头来:“秦老,我可能无法扮演女娲这个角色了。”

    秦重导演第一反应是怀疑自己听错了,他笑容不减的道:“小简啊,我老了,不要和秦爷爷开这么刺激的玩笑啊。”

    简晗眼睛里已经蓄起了泪水,她大力地甩了甩头,哽咽不成声:“我没,没有骗您——”

    秦重脸上的笑容一点点的消失了,他神色凝重地看着面前这个女演员,突然觉得,这Tmd就是个妖怪变的,来耍他玩的吧!

    半晌,他长叹一声,“小简,你让我说你什么呢——”

    简晗立刻急急地道:“说什么都行!打我,骂我,都行。”

    饶是如此,秦重导演依然被她逗笑,他认真地问道:“这一次,又是为了什么?”

    简晗咬了咬下唇:“为了我的爱人,我是他生命中,唯一的光。”

    她声音低了下去:“也许您觉得有些夸张,但我知道,我对于他,是真的这么重要。”

    她的声音细如蚊呐:“就像有人,曾经是我唯一的光。”

    站在她身后的方清翰抬起手,死死捂住了突然绞痛的心口,哪怕曾经无数次的告诉自己,他不后悔,可是这一刻,他是真的有些后悔了。

    秦重导演眼神怪异的看着简晗,这不是他碰到的第一个恋爱脑女演员,也不是第一个为了所谓的爱情,抛弃自己正在巅峰的事业的女演员——

    嗯,后来她们都哭着回来了,带着一个绿色的小本本。

    他张了张嘴,就要再劝一下,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他身后的秦夫人却猛地抬起手,一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你个老头子懂得狗屁爱情!你就别说话了!”

    她又和颜悦色地看向了简晗:“去吧,闺女,女娲这个角色就是你的,你什么时候回来,咱们就什么时候拍。”

    简晗眼中泪水滚滚而出,她朝着秦导夫妻深深地一鞠躬,“不,我不敢奢望,如果还来得及,请随便给我一个角色,哪怕是巡山的小妖!”

    话罢,她又是深深地一鞠躬,随即转身,毫不拖泥带水的向外走去。

    方清翰朝着秦家夫妻点了点头,扭头追了上去。

    他跟随着简晗的脚步,从一路快走到逐渐小跑,再到最后撒腿狂奔,他惊愕的发现,自己竟然有些跟不上简晗的速度了!

    终于,气喘吁吁地二人到了停车场,方清翰果断开口:“我带你去。”

    简晗默默的点了头。

    二人上了汽车,方清翰一路风驰电掣,一个小时后,到达了一座毫不起眼的办公楼前。

    ……

    关城刚刚收到手下的报告,看着报告上写的,已泄密,不由扬了扬眉,方清翰似乎和他想象的,有些偏差。

    当接到有人来访的通知,他毫不意外的同意了接见。

    看到旋风一样冲进来的小表妹,他以为这个年轻的女孩,会对他破口大骂,会指责他横声事端。

    然而她并没有,她只是红着眼圈,看着他请求道:“表哥,让我去美国好吗?”

    关城扬了扬眉,有些好奇地问道:“你不怪我?不恨我吗?”

    简晗安静地看了他一眼,轻声道:“不想恨。”

    顿了下,她补充道:“我不想恨一个对我好的人,虽然这种好,并不是我想要的。”

    不想恨……那就是控制不住的时候,还是会恨的。

    关城突然发现,也许,小表妹,也并不是他以为的样子。

    他心里涌上了一股奇怪的情绪,他发现,早就已经习惯了被无数人仇视,憎恨的他,并不希望,小表妹也加入这些人中。

    他咳了两声,询问道:“你知道——”

    简晗立刻打断了他:“我知道!”

    关城神色怪异:“你知道什么?”

    他还什么都没说呢!

    简晗认真的道:“雷奥哈徳有多重人格,但是,他没有暴力倾向!”

    顿了下,她补充道:“至少对我没有。”

    关城的眼神越发怪异,这件事,他并没有在方清翰面前提过,所以不可能是方清翰转告给她的,那么——

    简晗注意到他的神色,单刀直入的道:“我猜的!我思来想去,也只有这个理由,才会让你阻止我和他在一起。”

    关城终于忍不住,他单手抚额,低低的笑了起来,怎么办,他好像,真的走上了父亲的老路。

    好想把她关起来,把她留在自己身边,让她的眼中,只有他!

    半晌,他抬起头,没有半分回转余地的给出了他的答案:“不行。”

    那一瞬间,关城和方清翰,好像同时看到了一朵盛开的鲜花,凋零至残。

    简晗不再说话,深深地看了关城一眼,转身向外走去。

    那是何等绝望而惨烈的一眼,关城的呼吸瞬间停止,他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他亲手杀了她。

    一直沉默的方清翰终于有了动作,他一把捉住了简晗的手腕,看着被动回头的少女,被泪水彻底淹没的脸,心口又是一阵绞痛。

    他温柔而坚定的开了口:“到外面等着哥哥好吗?”

    简晗抬起泪眼,依稀间,似乎又见到了当年那个无所不能,永远挡在她身前,让她不经半分风雨的,清翰哥哥!

    于是,她打着哭嗝,应了一声:“好!”

    目送女孩出去,方清翰扭头看向了关城:“让你的人给她送一杯热牛奶。”

    关城扬了扬眉:“她——”

    方清翰立刻打断了他:“她会喝的!她比你想象的还要坚强。”

    关城沉默片刻,按下了对讲机,吩咐副官给简晗送上一杯热牛奶。

    一句话的工夫,方清翰已经拉开了他办公桌前的椅子,坐了下去:“不过,她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坚强。”

    关城无语的,看着这个说话自相矛盾的男人,觉得自己更讨厌他了。

    方清翰却完全无视了他的眼神:“现在,我们来谈谈吧。”

    “你不是一直在调查我为什么要对马来西亚的船业大亨下手吗?”

    ……

    半个小时后,方清翰平静地对自己的往事,做了总结:“所以,她爸爸捅了我母亲一刀,我杀了她爸爸,我母亲为了帮我脱罪,把我们赶出来以后,自焚了。”

    借尸还魂,杀父之仇,失母之恨,简直匪夷所思。

    关城嘴唇动了动,抬眼却撞入了方清翰那平静无波的双眼中,于是,他心中闪过了明悟——对方说的,都是真的。

    方清翰看着关城,说了此行的最后一句话:“我已经害死过她一次,你要害死她第二次吗?”

    关城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方清翰开始的时候说,她比你想象的坚强,又说,她也没有他想象的坚强了。

    这个女孩子,又坚韧,又刚强,他完全可以想象,她会用尽所有办法,回到她的爱人身边,但是,当她发现,所有的办法都没有效果后,她会选择——

    玉碎。

    两个男人无声的对视半晌,关城皱起了眉头:“你没听到她刚才说的?那个家伙人格分裂,并且我十分确定有暴力倾向。”

    “就算这样,你还是要把她送到他身边去吗?”

    方清翰英俊的脸上一片平静,坦然道:“只要她高兴,她可以做任何她想做的事情……我会一直站在她身后。”

    关城默然片刻,终于伸出了手,按下了对讲机:“解除简晗的出国限制。”

    至于雷奥哈徳,就让他一直在黑名单里呆着吧,这样以后简晗回国探亲的时候,就不会见到这个讨厌的家伙了。

    方清翰长身而起,朝着关城点了点头,转身,大步地向外走去。

    身后再次传来了关城的低笑声:“把自己喜欢的女人送到别的男人身边,我是不是有点傻?”

    “不过幸好,这样的傻子,不止我一个。”

    方清翰握住门把手的手顿,片刻后,他义无反顾地走了出去。

    看到坐在椅子上,捧着个空牛奶杯发呆的年轻女孩,他绷紧的脸,立刻柔和下来——这丫头还保持着以前的习惯呢,无论多么生气,多么难过,也绝对不会浪费手里的食物。

    现在,这个从小看到大的可爱女孩,他就要亲手,把她送到另外一个男人身边了——关城说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