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19 进击的雷奥哈徳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一句话说到了秦夫人的心坎上,她恶狠狠地瞪了老头子一眼:“你看你一把年龄,还没一个小丫头懂事儿。”

    说着,她把手里端着的果盘直接放在了简晗面前,“妮儿,吃!中午就在家里吃饭,想吃什么跟奶奶说,奶奶这就买菜去!”

    秦重导演苦笑,老太婆这就被收买了?!

    他忍不住又问道:“既然走了,为什么又回来?”

    简晗坦然直视着秦重导演:“因为您即将执导的这一部洪荒巨制——”

    秦重导演冷哼一声,“是在美国混不下去了吧!”

    简晗定定的看着老导演,直到看的他有些心虚,才一脸若无其事地道:“您大概不知道,我在美国,刚刚结束了,我在热门美剧使女的战争中的角色拍摄。”

    说着,她掏出手机,主动拨打了波特导演的电话。

    就在她号码拨出去的瞬间,四九城里,那一处隐秘的写字楼,再次忙碌起来:

    “甲方正在拨打越洋电话!”

    “经核实,是波特菲尔德导演的私人电话!”

    “允许接通。”

    耽误了,这么一会儿工夫,倒象是手机铃声持续响起,却始终无人接通,几个年轻导演看着简晗的眼神中,已经开始流露出了同情。”

    简晗却笃定的看着手机,一声又一声,当电话接通的瞬间,她还没有开口,对面已经传来了兴奋的叫声:“简?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

    “那件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你不知道MissKing这个角色有多么受欢迎!他值得我们为他做一个全新的系列!”

    “而你,就是唯一主角!”

    不要以为导演们每天只是坐在椅子上,看着演员们的表演,喊一声过或者卡就完了。

    除了一些演而优则导的,半路出家的导演,绝大部分导演,都是正经的科班出身。

    对面的那位大导演,虽然因为过于激动,说话语速有点快,大部分内容,导演们还是听懂了,听懂以后却更加震惊:

    从当红的美剧中,抽取一个热门角色独立成剧,本就已经非常少见的了,这位大导演,还专门邀请简晗去出演主角!

    一部为这个年轻的华裔女演员专门打造的全新美剧!

    导演们这才意识到,简晗给他们的承诺,有多么重,他们心底,不约而同地浮现了两个字:

    赚了!

    在导演们心思浮动的功夫,简晗已经语带遗憾的拒绝了这位大导演:“抱歉,波特导演,你知道的,我要留在华国,参加我们华国的神话巨制的拍摄,这几年恐怕都没有时间了,几年后,我想使女的战争的热度也过去了。”

    竟然拒绝的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就在导演们纷纷对简晗刮目相看的时候,手机的听筒里,再度外放出了波特导演的声音:“那看来克里斯托导演拖我转达的,请你去客串女主角的邀请,你也要拒绝了?”

    又一个好莱坞重量级导演。

    还是女主角!虽然不知道女主角前面为什么加上客串两字,依然让人觉得超级牛!

    简晗再一次遗憾地应道:“是的,很抱歉,请替我谢谢他的好意。”

    挂了电话,简晗抬头看向前方心情复杂的秦重导演,俏脸上写满了恳求,轻声地又问了一遍:“秦导,能给我一次机会吗?”

    喊了这么多导演来给她壮声势,又三言两语拉拢住了老妻,让他后院都失了火!

    好莱坞的大导演们争相抢夺的香饽饽,新晋飞龙奖最佳女演员最佳女配——

    不够!还不够!

    秦重导演直视简晗双眼,表情是前所未有的严肃:“给我一个理由,一个能真正说服我的理由!”

    简晗笑了起来,她下巴微微扬起,自信而骄傲的回答道:“凭我是全世界最好的女演员!”

    全世界,最好的,女演员!

    导演们震撼的看着她,年轻的女演员后背挺直,高高的阳极头,骄傲的像一只白天鹅,有那么一刹那,他们仿佛看到了这只白天鹅头上,有一顶皇冠在闪闪发亮。

    秦重导演绷紧了脸,严肃的看着这个大言不惭的年轻女演员。

    看着她丝毫不受自己的视线影响,无论是动作还是表情,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就好像她刚刚说的,是一句真理。

    秦重导演终于笑了,“好,那就给你一次机会。”

    “你,和田苗pk,胜者女娲,败者——”

    秦重导演微微一顿,简晗已经利落的接了话:“败者也可以扮演别的角色嘛!”

    秦重导演被她逗乐,这丫头真的是蹬鼻子上脸,给点颜色就能马上开个染房出来,谁刚刚还大言不惭地说,自己是世界上最好的女演员呢?

    世界上最好的女演员,这么容易就放弃了吗?

    秦重导演挥了挥手:“行了,你们回去吧,明天直接试镜!”

    简晗眨了眨眼:“奶奶说要留我吃饭呢!”

    秦重老爷子气笑了,指着她身后一帮导演:“你带来多少人你心里没数吗?你这是要吃穷老头子呀,赶紧走赶紧走!”

    对!趁着老太婆买菜还没有回来,赶紧滚蛋!

    导演们表面上唯唯诺诺,在秦老爷子面前,一个个跟孙子似的,私下里却已经炸了群:

    水帘洞主:我好像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秦导?刚刚不是才立了flag,说想都别想,女娲这个角色,绝对不会给简晗的吗?

    糖果店隔壁狐先生:……我好像看到了小白和白爷爷在一起的样子。

    糖果店老板小白兔:你这么一说,好像有点——

    上海滩的狼:简晗,真的是我见过的,最会刷别人好感度的人了。

    自带导航的树懒:同。

    导演们在群里议论纷纷,脚底下却不停,一个接一个地在秦重导演的笑骂声中溜了出去。

    简晗最后一个离开,走之前,给秦重导演认认真真的鞠了一躬:“谢谢您,能够给我一个机会,还有——”

    “对不起。”

    秦重导演一愣,心里头还有那么一点的疙瘩,一下就烟消云散了,于是,他知道了,其实他等的,就是这一句,对不起。

    简晗逐一送走诸位导演,找了个背风的地儿,迫不及待的打起了视频电话:“雷奥?我拿到了!秦重导演终于给了我一个试镜机会!”

    雷奥哈徳温柔的看着她,轻轻叹了口气:“宝贝,我多想亲眼看着你试镜,我能不能——”

    简晗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不行!你不能!你好好的把血族拍完,我们很快就能见面了!”

    ……

    就在简晗满心甜蜜的时候,真正的雷奥哈德却已经陷入了狂暴边缘——一周了!他已经足足一周,没有联系到他心爱的女孩了!

    见鬼!

    他什么法子都用上了!

    小安德鲁,克里斯托导演,克里斯托导演夫人,奥利维亚,甚至于瑞安,修,他们全在他的请求下,给简晗打了电话!

    每一个电话,却都如同石沉大海!

    他又去她的Facebook下面疯狂留言,却依然没用!

    她就像是彻底的从他的世界消失了一样!

    雷奥哈徳面无表情的盯着自己面前的女演员,冷冷的质问她:“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看到女演员在奥斯卡影帝的逼问下,瑟瑟发抖,可怜的像是面对大灰狼的小白兔,颤抖的嘴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克里斯托导演无奈地喊了一声卡。

    这段的剧情应该是雷奥哈徳怀疑妻子出轨,事实上,他的妻子,并没有背叛他,所以面对丈夫的质疑,妻子应该很坦荡地告诉他:“刚刚我在工作,手机放在卧室里了,没有听到电话声音。”

    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

    拍了几次,女演员都在雷奥哈徳的压迫下,连台词都说不出来了!

    克里斯托导演无奈地挥了挥手:“各自单拍吧!”

    拍完再合成,虽然麻烦了点,费用高了点——再跑一个女演员的话,克里斯托导演,真不知道,在去哪儿找女演员了,他们剧组,已经被欧洲演员协会的女演员们拉黑了。

    这几个战战兢兢,还坚守在岗位的,都是付不起违约金的。

    雷奥哈徳阴沉着脸直接大步走到了克里斯托的面前,他沉声道:“导演,我要离开几天,我要去华国!”

    克里斯托导演:“……”

    唉,他应该习惯了。

    没等他表态,一道有些沉重的声音插进来:“您去不了,先生。”

    雷奥哈徳唰的一下转过身,对自己家的年轻管家怒目而视。

    小安德鲁无奈地举起了双手,做出一副投降状:“刚刚我申请航线的时候得到的通知,华国安全部已经将您列为了黑名单。”

    一旁的克里斯托导演都傻眼了,被华国,列入黑名单?!

    这小子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吗?

    不不,等等,难道说,那个年轻的亚裔女演员的背景,竟然深厚到了这个地步吗?

    雷奥哈徳双眼几乎喷出了火,转眼便明白了始末:在他的敌人里,只有一个人能做到这件事情。

    “关,城!”他恶狠狠地说出了这个人的名字,仿佛他是他的杀父仇人。

    年轻管家眉头皱起,他担心得看向了男主人,少见的喊起了他的昵称:“雷奥?”

    雷奥哈徳反倒渐渐的冷静下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关城突然下这样的死手,他却迅速有了决断——关城所坐的位置,注定了国家的利益永远高于个人利益。

    那么,就给他足够的利益吧!

    让他心动,让他不得不让步的,国家利益!

    雷奥哈徳直接扭头,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一边走一边吩咐道:“听说老头子要不行了?意大利总不会也把我拉进了黑名单吧?我们飞一趟意大利!”

    他要整合手中所有资源——

    全军出击!

    ……

    三个小时后,一架私人飞机低调的降落在了佛罗伦萨机场,之所以用了比平时多一倍的时间,是因为中途又转去了瑞士。

    一辆黑色劳斯莱斯早已经等候多时,飞机的主人一下飞机,就被迎上了劳斯莱斯。

    汽车启动后,年轻管家看看对面面无表情的男主人,再看看自己手里的手提保险箱,试探着提醒道:“您,是不是自己拿着这个比较好?”

    在雷奥哈徳冰冷的注视下,小安徳鲁苦笑了下,抱紧了保险箱——真是烫手山芋啊。

    黑色劳斯莱斯,一路畅通无阻,诡异的,路上一个红灯都没有碰到,似乎这辆劳斯莱斯就是交通灯的控制器,只要他抵达,哪怕刚刚转变不久的红灯,也会立刻变成绿灯。

    十字路口站旁等待着的人们却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这就是美蒂奇家族核心干部的特权。

    很快,黑色劳斯莱斯,进入了一座庄园中。

    依然是一路向前,路上不时看到有黑衣保镖闪过,年轻管家知道,这只是庄园里保安力量显露出的冰山一角。

    汽车直抵庄园深处的一个大房子,雷奥哈徳长腿一迈,下了车,直接向楼上而去,到了二楼,他脚步一顿,终于大发慈悲的,接过了年轻管家手里的保险箱。

    推开卧室的门,看到病床上,那个已经瘦成了骨头架子,再没有昔日半点风流倜傥的高大男人,他的心中平静无波。

    朝着一旁的年轻护士灰了灰手,护士识趣地退了出去。

    雷奥哈徳在病床前坐下,一言不发。

    科西莫四世从半睡半醒中挣开了眼,看到坐在自己病床前的儿子,丝毫没有意外,他声音沙哑:“我的儿子,你终于来了。”

    他唇角嘲讽的勾了勾:“我还以为你对这份家业,是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

    雷奥哈徳冷冷的看着他,美帝奇家族早期近亲结婚,到了今天,家族里的人或多或少的还有一些疯狂的基因。

    尤其是被冠以科西莫之名的历代族长。

    老头子就剩最后一口气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咽下,却始终没有指定继承人。

    雷奥哈徳完全可以想象,老头子死了以后,他那些便宜弟弟们,会为了这份家业厮杀成什么样子。

    雷奥哈徳别过脸,淡淡的道:“如果不是我这边出了一些意外,我是不会来的。”

    科西莫四世立刻有如回光返照一样,来了精神,他兴致勃勃地问道:“什么意外?”

    显然,儿子的不快,让他痛快至极。

    雷奥哈徳冷漠的看着他,平静地开了口:“也没什么,无非是我的妻子回到了华国,她的哥哥位高权重,禁止我再接近她而已。”

    科西莫四世笑了起来:“看来她的哥哥真的很有权势呢。”

    瘦成骷髅架子的科西莫四世笑起来有些吓人,可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很高兴。

    雷奥哈徳默默地看着这个他应该称之为父亲的男人,看着他的喜悦不断累积,现在终于达到最高点。

    他干脆利落地打开了手里的保险箱,取出里面一个封面有些陈旧,纸张有些泛黄的日记本。

    翻开日记本,他面无表情地读了起来:“今天,科勒又回不来了。”

    “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空荡荡的房子,连走在楼梯上,都能听到自己的脚步的回音。”

    “我好像只剩下了一个选择。”

    “我找来了管家,告诉他,晚上,我们将会有一场舞会。”

    “时间紧迫,我要先去买一条裙子。”

    “试穿礼服,化妆,时间飞一样的流逝。”

    “华灯初上,客人们的笑声,很快充斥了整个房子。”

    “我跳了一支又一支舞,从一个男人的臂弯到另外一个男人的胸前。”

    “可是他们都不是我的科勒。”

    “……科勒,我的科勒,你究竟在哪里呢?”

    雷奥哈徳的声音平静无波,可就算这样的声音念出来,也会让人感觉到日记主人的孤独和无助。

    科西莫四世脸上的笑容一点点的消失,他挣扎着抬起了手,厉声道:“给我!”

    雷奥哈徳并没有为难他,直接把日记本递到了他手里,还贴心的翻到了下一页。

    科西莫四世快速的翻阅着,雷奥哈徳注视着他的动作,在心里默默的复述着,这本他早已倒背如流的日记的内容:

    “我不想一个人,独自住在这个空荡荡的大房子里了。”

    “舞会结束,我拉住了一个我的仰慕者的袖子,恳切地询问他,能不能留下来。”

    “他很高兴地同意了,然后我请管家把他带到了客房。”

    ……

    “又到了舞会结束的时候了,七八个仰慕者把我围了起来。”

    “这一刻,我就像是女王,不,我就是女王。”

    “每一个留下来的人,住的都是客房。”

    “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并不会澄清这一点。”

    “就好像——”

    “科勒回来了!他终于回来了,我好开心!”

    “等等,我好像已经吩咐管家,晚上要开办舞会了!”

    “算了,管他呢,科勒回来了!哈哈哈!”

    “他回来了,他又走了。”

    “他只是远远的看了我一眼,就转身离开了。”

    “我拼命的追,却始终追不上,他的脚步太大了,而我的裙子又太碍事儿。”

    “我眼睁睁地看着他的汽车亮起车灯,从我眼前开走。”

    “我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不懂。”

    ……

    “我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生活了。”

    “我接了一部戏,或许,体验一下别人的人生会让我变得快乐一些。”

    “我扮演了一个公主,一个因为战争流落在外的公主。”

    “她从一只丑小鸭开始一点点的蜕变,从最初登场时的貌不惊人,到皇家舞会上的惊艳四方。”

    “影片的结局,很美好,她和调教她的伯爵相爱了。”

    “真是一个美好的人生,我突然意识到,或许我的错误,就在于把每段爱情都送进了婚姻。”

    “科勒终于回来了,他把我高高举起,称赞我的表演,毫不吝惜的说我是他的女神。”

    “这一次,他住的有点久。”

    “他给我留下了一个孩子。”

    “感谢我父亲介绍来的家庭医生,他几乎陪伴了我整个孕期,在我因为临产而痛苦嚎叫的时候,他是唯一见到过我的丑态的男人。”

    “儿子出生后一个月,科勒回来了,然后,我的家庭医生再也没有出现过。”

    ……

    “又是一次吵架,我叫他滚出我的房间。”

    “我拿起通讯录,随便打给了一个仰慕者,我请他留宿,这一次,是在我的房间。”

    ……

    “科勒一定看了我的日记,那个家伙的电话,打不通了。”

    “没有关系,我还有很多电话。”

    ……

    “今天,雷奥看到了,看到了那个无礼的家伙强吻我,真是糟糕,我想,我不能这样下去了。”

    “我向科勒提出了离婚,可他拒绝了。”

    “通讯录上打不通的电话,渐渐能打通了。”

    “那个女人找到了我,她说,她有了科勒的孩子,我不想相信,可是那个孩子,和科勒长的,真的很像。”

    “不象我的小雷奥,长的更像妈妈,所以这是你不喜欢雷奥的原因吗?科勒?”

    ……

    “我的一生,经历了三段婚姻,每一段,我都曾用心去经营,无论最后有多么糟糕,我都没有背叛过我的丈夫。”

    “嫁给科勒以后,我只和一个男人睡过,他的名字是雷奥哈徳·汉密尔顿。”

    “不知道科勒会不会后悔——”

    “希望他会。”

    ……

    科西莫四世默默的翻完了妻子的日记,脸上忏悔和懊恼交替出现,最后全都化作了痛苦之色。

    雷奥哈徳冷笑一声:“我本来不想让你看到这个日记本,就让你以为她背叛了你,让这个钉子永远都插在你心里好了。”

    “但是现在,我又觉得,还是把日记本给你的好。”

    “你是不是很痛苦?非常痛苦?”

    “她从来都没有,背叛过你。”

    “而你,又是怎么对她的?”

    话罢,雷奥哈徳端起身,不再看越发痛苦的科西莫四世一眼,大步向外走去,在他抵达门口的时候,身后传来了父亲嘶哑的声音:“记住我的教训,永远不要怀疑你的伴侣。”

    雷奥哈徳脚步一顿,拉开房门,大步的走了出去。

    他没有,在房子里停留,直接坐上了黑色劳斯莱斯,再次奔向了机场。

    在飞机即将起飞前,他得到了父亲去世的噩耗。

    年轻管家轻声道:“原来科勒先生生前是立了遗嘱的,只要您在他临终前过来探望一眼——”

    “您就是科西莫五世。”

    雷奥哈徳沉默片刻,淡淡的吩咐道:“起飞。”

    年轻管家愣了一下:“你不去参加葬礼?”

    毕竟飞机就在佛罗伦萨。

    雷奥哈徳轻呵一声:“人都死了,做什么都是多余。”

    就像当初,他的父亲对母亲,无论他做了什么,母亲也不会重新活过来了。

    ……

    关城抬起眼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病情日益严重以后,他就不带腕表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处不在的挂钟——毕竟,抬起眼睛比抬起手腕要简单多了。

    还有十分钟下班。

    他的身体向后靠去,唇角微微勾起,轻呵一声,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也可以准时下班了呢——

    他们在一点点的削减他的工作量,他只是懒得计较罢了。

    只要这帮家伙,不触到他的逆鳞,随便他们折腾了。

    一声清脆的报告打断了他的沉思,副官踢着标准的正步走了进来:“紧急会议,商务部带头,外交部和农业部协同。”

    关城扬了扬眉,这是,又有大case了?

    他的食指在扶手上轻点,轮椅开始了慢慢地滑动。

    会议室在九楼,轮椅在他的操控下,滑出了自己的办公室,滑过一段漫长的通道,中间穿过两道玻璃门,进入到了电梯中,直接上了九楼,又经过一道保险门,才进入到了会议室中。

    这一路上平坦无比没有任何门槛,可以看出来,保险门上那个半尺高的门槛,有着拆除不久的痕迹。

    这就是关城把自己的病情公布于众以后,他的身份,他的地位,对整栋办公大楼的潜移默化的影响之一。

    等他抵达会议室的时候,参加会议的绝大部分代表已经入席就坐,正在彼此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看到他进来以后,立刻一个个警觉地闭上了嘴——

    关城轻呵一声,这就是传说中的病虎威犹在?

    在他抵达会议室后,又等了10分钟左右,所有有资格参与会议的人全部到齐。

    外交部的陈司长站起身,在身边助理的帮助下,把手边的资料分发给了众人。

    他一边发,一边激动地开口道:“这是刚刚接收到的照会,一个涉及到数百亿美元的合作计划。”

    “对方开出的条件非常的优惠,最重要的是,有几个全新的领域是我们一直想要功打入的,但是一直被某些国家垄断。”

    能进这间办公室的,个顶个的都是人精,合同一扫就知道有没有问题,这份合同确实是太优惠了,但是问题也恰恰在此,对方为什么会开出如此优惠的条件?

    其中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的老者抬起了头,看向了陈司长:“对方还有什么条件?”

    很多时候,这种过于优惠的合同,实际上往往都有隐形条款。

    陈司长纠结地看了一眼关城,手上数页轻飘飘的文件,顿时变得沉重起来。

    关城也刚好疯玩了手中的文件,看到几个熟悉的集团名称,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在某些秘密资料里,这些集团名称到最后其实应该还要加上一个尾辍——美帝奇。

    察觉到陈司长的视线,关城玩味的抬起了头,懒洋洋地开了口:“是啊,徐部长说得对,对方还有什么条件,说出来听一听。”

    陈司长脑海中瞬间浮现了屈原苏武岳飞文天祥,一串为了国家而殉道的千古名臣的名字,大义凛然地开了口:“他们的要求只有一个,请求我国解除对一个持有美国和意大利双国籍的年轻男子的黑名单封锁。”

    “事实上,我查询了封锁原因,发现该男子并无任何事实上的劣迹,只是被某个高官定为危险人物。”

    他的双眼又瞥向了一边的关城,于是,所有人都知道了他口中的某个高官,就是关城。

    立刻,这张椭圆形长桌旁坐着的二十多个,足以决议这桩高达上百亿美金生意的人里,有七八个皱起了眉头。

    要知道,能做到这张桌子旁边的,无一不是身经百战的老滑头,轻易不会把自己的心思暴露出来,可是一发现和关城有关,他们立时就深感棘手。

    陈司长也注意到了几个潜在支持者的表情,他立刻补充道,“事实上,这位双国籍的年轻男子被定为危险人物,毫无道理可言,做为一名全世界范围内的超级巨星,他每年慈善捐款就高达上亿美元。”

    与会者纷纷动容,大部分人本来以为这个双国籍的年轻男子可能是一个默默无名,但是隐藏很深的幕后boss之类的角色,就像是自家里姓关的那一位。

    但如果是一个全世界范围的超级巨星,这样一个公众人物,基本上意味着毫无隐私可言。

    危害性也直线下降。

    不少人下意识地看向了关城。

    关城笑了起来,一针见血:“如果他真的无害,那我们为什么会坐在这里?”

    “凭一己之力,就可以对抗一国的人物,你竟然说他无害?”

    众人全都沉默了,是啊,能够让合同的条款优惠到这个地步,所提出的附加条件,当然不会那么简单。

    陈司长脸色铁青:“他只是一个公众人物而已,或许利用了自己的影响力,做了一些普通人无法做到的事情,但是我相信,这位先生,是值得人尊敬的。”

    关城轻叹一口气,看来他真的是蛰伏太久,这些人明明看到事情和他有关,还要逆流而上,非要撞个头破血流。

    “你是不是忘了告诉大家,这个超级巨星的名字,是雷奥哈徳·汉密尔顿?”

    雷奥哈徳·汉密尔顿?!

    会议室里立刻响起了嗡嗡的议论声,在不了解娱乐圈的人,这两天也被这个名字不断洗耳——

    那个和新晋飞龙影后谈恋爱的男银!

    陈司长坦然直视关城的双眼:“是的,就是他,就是这个被称为华国女婿的超级巨星,我是真的不明白,您为什么会把他列为危险人物?”

    “为什么?”关城玩味的把这三个字在嘴巴里揉成了碎片,他看向了身边站的笔挺目不斜视的年轻副官,后者立刻上前,打开了手里的笔记本电脑,一番操作后,一份文件的投影出现在了前方。

    简简单单的一份精神鉴定报告,前面罗列出了被鉴定人的各种行为,包括每演出一部戏后,就要消失一段时间。

    偶尔从片场传出来的花絮新闻,被鉴定人,和角色十分相似的性格表现。

    ……

    后面是医师的详细分析,以及,结论——被鉴定人属于严重的精神分裂患者,有多重人格,并且其中部分人格有着强烈的暴力倾向。

    关城环视会议室的所有出席者,声音不大,却如暮鼓晨钟,狠狠的敲击在每个人的耳中鼓膜上:“这份报告,由国内最顶尖的五个精神医师联手做出。”

    “现在,”他抬眼看向了陈司长,语带轻讽:“您的还是认为,他是无害的吗?”

    陈司长脸上涨红,咬牙道:“可这毕竟是涉及到数百亿美元的交易!而且其中很多领域是我们想要涉及的。”

    他顿了下,看向了关城,寸步不让:“我相信,就算他进入国内,关司长也不会让他造成任何危害的!”

    各国公认的当代最强兵王,那绝对不是说说而已,就算是关城的对手们,对他的武力值也有着盲目的信任。

    关城笑了,笑意却没有抵达他的眼底,他盯着陈司长,一字一顿的质问道:“那你知道他的目标是谁吗?”

    “是我的表妹!”

    “我父亲唯一的妹妹,唯一的女儿。”

    “解除禁令以后呢,如果他来见我的表妹,要如何阻止,用什么理由阻止?”

    “再进一步,他要是向我的表妹求婚,你说我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关城说话的语速不快,会议室里渐渐的安静下来,鸦雀无声,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也绝对可以清晰地听得清清楚楚。

    就在这样安静的环境下,他的声音避无可避地进入了每个人的耳中:

    “我如果不同意,那他是不是就会取消这个数百亿美元的交易,或者交易继续进行,但是你们想要进入的那些领域,对方稍微动一下手脚——”

    “我如果同意,”关城突然提高了声音,厉声质问:“那和古代的和亲,有什么区别!”

    这一声拷问,猝不及防,击打在了每个人的心上——

    和亲!

    无论历史上把这个词美化得有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