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天雪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宛情离开后,寝室里只剩下天雪和柳依依。

    天雪觉得很难过。全世界都只记得她哥哥难受,但有没有人知道,她也很难受?她最好的朋友不见了,再也没人和她一起上课、一起吃饭、形影不离……她变得好寂寞。

    虽然还有柳依依,但柳依依是柳依依,替代不了宛情,而且柳依依也有柳依依的事。

    给宛情办完休学,她把宛情的东西巨细靡遗地搜检好。穆天阳和穆天城开车吉普车在楼下,她打电话给他们,叫他们上来搬。女生寝室对外宾的进入有严格要求,他们需要在十五分钟内搬完。

    穆天城先把一袋棉絮和一个箱子提下去,穆天阳望着空荡荡的床位,伸手摸了摸桌子上装箱的台式电脑,然后看着旁边一个装着书本小玩意的纸箱。他从中拿出梳子、镜子、头绳看了看,最后拿出相框。

    那是宛情和天雪的合照,天雪一看,嗓子干干的难受。她伸手抢过来:“这个是我的……装错了。”说完就把相框摆在自己桌上。

    她的桌子上,已经有好几个相框。有她的单人照,有寝室的合照——只有她、宛情、柳依依。最初是有李亿的,李亿走后,他们重新照了来换。桌上也有她和宛情的合照,和从穆天阳手里抢过来的不一样。

    穆天阳手僵了一下,又在箱子里翻了翻,找到两个相框,一个是宛情的单人照,一个是宛情和徐可薇的合照。他把相框放回去,穆天城已经回来了,看到堂兄堂妹都不做声,顿时自己也沉默了。

    穆天阳抱起箱子:“走吧。”

    天雪和穆天城把剩下的东西搬下去,穆天阳和穆天城上了车,天雪站在车下不动。穆天城看着她:“你不走?”明后天是周末。

    “系上有活动。”天雪说。

    “那我们走了。”

    吉普车平缓地开走,天雪站在路边,悲伤袭来,有点支撑不住。

    “天雪?”班上同学在旁边路过,好奇地问,“那是谁啊?”

    “我哥。”天雪低低地回答,也不管同学听没听见,转身回了寝室。

    浑浑噩噩过了一周,她极少看到柳依依。

    柳依依现在在和楚绍谈恋爱,虽然一个在国内,一个在澳洲,但他们就是谈起来了。柳依依平常没怎么打电话,没有恋爱当中的娇羞,都抱着电脑在。不知道的,还以为电脑是她男朋友呢。

    其实,她男朋友在电脑里。她和楚绍不打电话,打游戏。游戏里有他们的世界,游戏里也可以谈情说爱。

    楚绍的公司开在C市,正是起步阶段,柳依依偶尔也会过去看看。

    所以,天雪很少看到她,就是看到,好像也说不了多少话。天雪仔细一想,宛情和依依,都是温柔文静的性子,而只有自己……那么热情奔放。

    她记得,她曾经跟着柳依依学过打游戏,只是她平常的生活太丰富,又有宛情,会常常一起去伊莎贝拉,游戏真的不重要,她早就荒废了。

    她觉得,游戏也不失为排解寂寞的一个方法,于是再次点开那个图标,只是……她到底多久不玩了,要下几百兆的补丁。校园网的速度,下这几百兆,要几个小时,她突然觉得很烦躁。她要怎么熬过这几个小时?就看着进度条吗?

    她猛地将电脑一推,起身离开了寝室。

    穿着高跟鞋跑出校门,双腿已经呈现酸痛,她沿着马路使劲走,到后校门的小吃一条街,边走边吃。所有小吃,都来一份!

    直到有些撑,撑得还有点痛。

    她在路中间站了一会儿,茫然地看着旁边饭馆的玻璃外墙,眼神没有焦距。好久,她的眼神落在了玻璃上用红纸贴着的菜名上:水煮鱼……

    她把手中吃了一半的鸡蛋饼扔在小摊前的垃圾桶里,朝大路走去。

    有一个男人会做水煮鱼啊……

    她不是一个人的。

    她想。

    她乘坐公交车,到达阿成的住处。按了几下门铃,无人应,想是还在上班。她不想看现在是什么时候,抱着手提包,靠在门上等。

    一直等啊等,等了很久,前面终于走来一个人,边走边掏钥匙,她听到了钥匙清脆的响声。然后那个人愣住了,愣了片刻走过来,迟疑地开口:“你……”

    天雪让开,靠在墙上。

    阿成只好开了门,让她进去。她一边换鞋一边说:“我想吃水煮鱼。”

    阿成愣了一下:“哦。那你看会儿电视,或者上网,我去买菜。”

    “要放很多辣椒才行。”天雪说。

    阿成看她一眼,见她神情不对劲,也没问,只是点了点头。

    天雪坐在沙发里发呆,然后去阳台看他养的金鱼和花草,还有小乌龟。她把小乌龟抓出来,放到茶几上,看着它爬,等它爬到边上,又把它抓到中央。

    阿成就在楼下超市买菜,很快回来,见她不厌其烦地玩着乌龟,没有说话。

    天雪又玩了半天,听到里面煮沸的声音,急忙跑进去:“有没有放很多辣?”

    阿成让她看了一眼:“你觉得可以吗?”

    “再抓一把。”天雪说。

    阿成知道她要抓什么,有点犹豫。那会很辣,辣坏胃的……他只得把朝天椒端到她面前:“自己抓。”

    “我的手没你的手大。”

    “……”他抓了一小把扔进锅里,还不如她的手抓得多,“行吗?”

    天雪不想为难他,点头,转身出去了,小乌龟已经不知道爬到哪里去了。

    等阿成把做好的饭菜端出来,才在地上抓起可怜的小乌龟,把它放回鱼缸里。

    今天的水煮鱼稍微……有点辣。

    阿成不停地喝水,天雪倒是没反应,一直低着头吃鱼。

    阿成看了她一眼,把水推到她手边:“喝点水。”他都受不了了,她这样简直是受虐,辣到胃了怎么办?

    天雪突然抬起头,泪眼汪汪地望着他。

    他怔住了。

    “你知不知道宛情走了?”天雪问,轻轻的声音带着一股香辣,那是水煮鱼的味道。

    “知道。”一开始,他有负责去找。但现在穆天阳不找了,大家也就干正事。

    天雪凶猛地哭起来,不知道是太辣还是太伤心:“你说她为什么要走?她知不知道有人会伤心啊?她走了,哥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